大闸蟹 大闸蟹价格 大闸蟹批发 大闸蟹批发价格 大闸蟹吃法 大闸蟹怎么吃

手机水产价格网

code

手机扫码二维码

访问水产价格网手机版

code

微信扫码,关注微信号

每天分享养殖水产技术经验,发布最新行情价格,解答相关疑问。

中国大闸蟹价格网 免费发布供应

蟹山倒了!养蟹的父老乡亲们,你们累吗?

2019-11-29 09:32:39 来源:中国水产价格网 查看:10418


  各位看官有人问:作为养蟹人,渔药技术服务从业者,苗种培育团队,你们为什么在这个行业,做事不怕得罪很多人?


  我曾经认真得回答:作为养蟹人的同行,把知道的真相内幕告诉大家,是一种正义;作为渔药技术服务者,把明白的常识告诉大家,是一种责任;作为一名老蟹农,把亲眼目睹的罪恶告诉大家,是一种良知;把了解的事实告诉大家,是一种道德;把听到的谎言告诉大家,是一种博爱;把亲历的苦难告诉大家,是一种告诫;把面临的风险和不幸告诉大家,是一种善念……
蟹山倒了!养蟹的父老乡亲们,你们累吗?
  2019年10月金秋!

  一个产值上千亿的高端水产行业(大闸蟹),从神坛跌落,无论销量还是价格开始雪崩。

  无数的养蟹人,血本无归,开启亏损模式,大批的蟹农将负债累累!

  今年,因为季节提前,当中秋节拉开蟹价暴跌的序幕时,很多人在网络上,开始骂兴化市场,骂兴化养蟹人,骂兴化门市贩子,可是有谁,换位思考过,他们真的是这个行业的罪人吗?

  自16年始,每次在永丰,安丰,合陈,龙腾,海南,渭水市场边路上,看到三轮车停下,看到他们给螃蟹打水,泡水,总是心生厌恶,心里,总认为他们缺德!公开场合,也批评过这样的行为!

  但是,当我们对这个行业及销售产业链,不断追踪,深入挖掘之后,得出的幕后真相后,你会发现,罪恶之源,根本与养蟹人无关!他们是真正的弱势,被所有依附这个产业的吸血鬼们,吸干最后一滴血,倒在了这个行业的最后一天:历尽千辛万苦,背负十分的心酸,被垄断割断了希望,被罪恶与贪婪送进了收获深渊......

  大闸蟹养殖市场,目前侵害蟹农利益,盘削养蟹人血汗的三座大山已拨地而起,如何面对这样的不良环境,正是全体养蟹人必须面对一道巨坎。

  第一,首先,先从大闸蟹行业垄断的罪恶之源:阳澄湖之恶!

  从专业上垄断:简单地说,指少数有能力,有资本的个人,企业或团体通过私下协议或明面联合,对某一行业或特殊产品(我们这里特指大闸蟹)的苗种生产、成蟹价格和销售市场实行操纵和控制。目的是为了获取高额垄断性利润。

  另外:是指信息网络时代,通过资本运作和包装挑选出几个行业红人,完全垄断的市场买方价格的发言权,通过网络散播与市场产品成本相差巨大实价结构,打压正常市场交易,投机产品,造成市场崩溃,以获得垄断利益。

  大闸蟹从养殖的地理条件下,真的有明显品质差距吗?中国人普遍有一种家乡的味道就是最的味道这样一种幼年记忆情结。

  吃大闸蟹原本是长江中下游地区,江南人的季节性河鲜,上海范围在民国时代,因为聚集了中国经济精英和三教九流的达人,带动了对大闸蟹消费的普及和传播,因局限于交通条件的限制,当时大闸蟹入沪以就近的原则,阳澄湖作为有大闸蟹出产的水泊,就这样,成了上海人食鲜的厨房,一直传承了百年。形成家乡人的味道。这一点,从国民党败入台湾,那帮老人,90年代回乡探亲,在上海找大闸蟹的记忆,就能明白,不是阳澄湖的大闸蟹牛逼,而是中国人恋乡情节太浓了。比如,当年的香港,新加坡,美籍华人等返乡食蟹,他们不是首先选择阳澄湖,而是他们的记忆里只有阳澄湖。

  在这样的条件下,于是,一群精明的商人与本地人,首先在苏州,从九十年代开始,打起了阳澄湖大闸蟹的主意,同时,当地政府主管部门,从促进地方经济的角度上定位,也乐见其夸大性炒作。于是,大闸蟹行业就出了阳澄湖这样的神话,被传的神鬼莫辩了。

  同样,北京人,天津人也有食蟹的传统,一说是民国时期,江南文化名人北上带去的传统,一说,明清时期,家乡在江浙的士大夫,中秋土敬,带去的佳品风物而形成的风俗,他们在运河里,滦河里,海河里照样捕蟹,食蟹,一直没有神话。

  天下河蟹本来只有一个味,如果硬要分出高低,在现代,因为人工养殖技术的使用,饵料及营养投入,仿生环境的不同造成的差距是不争的事实。

  另外气候地理条件不一,造成大闸蟹成熟时差异,口感差异也是有关联的。

  根本不能说,阳澄湖大闸蟹是蟹中茅台,这样的鬼话就是真的。

  能养出大闸蟹的地方,季节一到,就是美味!

  本行业,影响大闸蟹销售与价格的第二大罪恶之源!商贩操控。

  自古,有需求,就会产生交易,大闸蟹行业亦然,八十年代,大闸蟹于全国多地自然湖泊水系是自然物种,限于交通的不方便,大闸蟹局限于小范围自产自销,最大销往周边百里县,市。笔者最早一次贩蟹,1988年10月,从当涂花津用农用拖拉机花十二个小时,运到常州马公桥,老西门菜场,想想,现在仅一个半小时车程,那时的交通,是个什么状态。当90年,我与小伙伴们,带着几竹筐螃蟹,从当涂去大上海十六铺市场碰运气时,上海还用黄包车拉货。

  相信从九十年代开始养蟹的你都会记得,我们养的蟹,会有大城市来的贩子(行商)来收,价格基本稳定。

  大家也会记得常州马公桥→宣塘桥→凌家塘,杭州近江,上海八仙桥,打破路→铜川路市场。那时候的商贩(坐贾),还很厚道,只是提供交易场地,帮你批发出去,赚个场地手续费,大不了,弄点残蟹,死蟹卖的外快,手续费只有5毛,人家管饭管住,管你的蟹收到现金,不欠帐。

  有道是,时间就是把杀猪刀,我们却认为,时间就是把割韭菜的刀,有交易的土壤,就有大把韭菜,大闸蟹在苏北自然出现市场的概念时候,随着蟹农韭菜们的茁壮成长,以苏北兴化安丰,永丰,苏南高淳大闸蟹集散市场的成型,依赖市场吸血,不断壮大资本实力的行商坐贾们,露出资本贪婪的本性,一场行业内,集体宰割养蟹人的暴利革命,进入二十一世纪,悄然而至。

  于是,大闸蟹行业按规格论价,被发明了出来,从公母同筐→统货议价→打闷包→到分公母→分大小→去残→明售→分规格,似乎在市场公平交易的原则下一路进化。

  随着大闸蟹市场销售的火热,全国人民吃蟹爱好的培养,从2005年左右开始,兴化市场在在始作俑者常州帮商贩的推动下把大闸规格进行了“改革开放”,发明软规格,什么叫软规格?用简单的说法,叫以次充好,缺斤少两。

  自从软规格卖蟹这样的幽灵出现在苏北,大闸蟹市场的梦魇,开始了水产品交易的黑暗,吸血时代!

  大批蟹农,对软规格收蟹,很兴奋,积极参与,熟不知,这样的收蟹潜规则,正是一帮蟹贩抱团宰割蟹农,搜刮销售市场,两边统吃的魔爪。在不声不响中淘汰了大批本份的蟹贩,逼迫了大批有良知的蟹贩变成与他们同流合污,集体分肥。

  这批无良商贩,以永丰,安丰市场为依托,悄然完成了一次以规则制定+市场定价为垄断使命的吸血大法。

  有了这样的权力,他们贩蟹暴利,变得非常轻松,蟹农们对软规格的依附,实际上被挖坑成了随意操空的白菜帮。

  看到安丰,永丰市场周边的屯蟹网箱池塘阵势了吗?自那时起,常州帮集体通过规格差收蟹,暂养屯蟹,再通过所谓的8X8,双X报价,先高规格,掉价收蟹,当屯蟹达到他们的理想数量,一个主流畅销的规格蟹,被炒加价降规格出售,将水到渠成。

  往年,蟹价因消费旺盛,操控难度过大,中国蟹农兼承了中国农民任劳任怨,被盘剥只要还能有点养家糊口微利,从来是群任人宰割的羊群。今年,从割韭菜+剪羊毛发展到最后开始吸血锁喉。问题到了,你死,还是我活的地步。

  聪明的养蟹人,基本就能明白,在任何一种产品市场,缺乏行业硬标,没有一级政府强力主管,没有一套严厉而权威的执法体系,聪明的人,会钻空子,缺德的人,会钻营挖坑,贪婪的人会不顾一切制造垄断,形成商业寄生。原因很简单:在一个没有商业秩序,缺乏商业诚信,丧失管控处罚体系的行业内,毕竟做无本的买卖才是最大的成功!在安丰市场方圆100公里范围内,有多少家收蟹是先有价,收蟹,然后马上付款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奇葩交易现象?这就是一个把所有的交易成本,交易风险让养蟹人独自承受的寄生吸血交易体系!

  第三座大山,为苗种


      大闸蟹养殖作为水产养殖中的高档大户,经三十多年的市场培育,人们对大闸蟹的需求不断增加,这刺激了养殖业的繁荣,每年需要的苗种数量成几何级增长,但是,其中能保证优良蟹苗的品质不到15%,其他均为普通蟹苗,目前蟹苗大眼幼体主要繁育地为如东,射阳,赣榆,盘锦(辽系)。扣蟹苗养殖主要区域在:安徽水阳为中心轴射当涂乌溪,高淳的皖南苗系,上海崇明岛为中心轴射南通如东,启东的滨海系,以苏北兴化周边为主体轴射盐淮周边的兴盐系等


  近10年来,由于国家对大闸苗种繁育的管控缺失,很多不良商贩,打着大闸蟹良种的幌子,勾结贪婪的所谓行业专家,在大闸蟹苗种繁育市场上兴风作浪,混淆视听,夸张功能。

  苗种繁育许可,关系国家农牧业生产安全,任何涉及农牧业苗种繁育资质,必须是国家农业部批准备案,当每年繁育的苗种在售卖时必须有正式良种批号的。现在大闸蟹大眼幼本市场上成熟的国家级良种(注意不是大母本)有:长江①号,长江②号,江海系,诺亚①号和北方苗系的光合①号。这些都有专业大学部门或科研院所经5一8代以上不同水系亲本进行10年以提纯复壮,交叉基因遗传,优选品质稳定、遗传性状优秀,经特定养殖面积推广验证的苗种品质,每年的亲本选择由科研单位在特定的江湖水系优选提供,白籽和扣蟹蟹苗均由定点单位培育,并报国家农业部备案,审核通过后,才能确保良种蟹苗的生产培育资质。

  目前,苗种市场上打着大母本苗种的所谓良种,基本是涉及虚假宣传,涉嫌欺诈。

  由于养蟹技术水平的差异,很多养蟹户亏损,受大母本虚假宣传的诱导,盲目追逐大母本当良种,造成大母本泡沫。其实,目前绝大多数蟹苗,是有由农户自行选种繁殖,在选择亲本上有大亲本,也有非大亲本的。其实从专业角度来看,甲壳类生物的亲本本大小,对成虾蟹的产量和规格影响不大,同属甲壳类的北美白对虾,罗氏沼虾,青虾等产品的育种,根本没有专业大母本之说。上海海洋大学曾经用早熟的老头蟹做亲本,其后代的产量和规格大小没发现明显差异。 从前,大闸蟹苗种繁育,都选用非大亲本的蟹苗,在各水产养殖区也能养出大蟹。大闸蟹养殖方式,主要靠水质环境的营造、天然饵料培养及人工营养饵料的合理补充和养殖技术科学性方向,以及苗种放养密度的控制,幼苗的规格上选偏大些提高适存率,这样的综合养殖方向,这样的综合养殖技术才是大规格蟹、高产成品蟹,出口品质蟹的主流。

  目前,繁育市场上的大亲本蟹苗被夸大到了神话。但是,它的本质也是普通蟹苗,只不过,在亲本选择时,使用了几只大些的野生成蟹晃人眼球,有的吹虚的最凶的苗种,根本不具体繁育资格,没有国家良种蟹苗的批号和生产主体,明明就是个假良种,它被神话的原因,是部分不法之徒勾结一些利欲熏心的所谓砖家进行市场炒作,韭菜养殖户的洗脑。利用广大蟹农对良种蟹苗的认知不足造成假象。 目前,大亲本蟹苗市场从真正良种的角度看,完全是个三无产品。一无国家良种蟹苗的批号。二无核心技术和技术人员,所谓的大亲本蟹苗公司每年的工作就是四处收购点大亲本种蟹和勾搭假专家,不法部门人员,构成利益集团进行市场炒作推广,育白籽和养蟹苗全部由临时工+养殖农户操作。根本没有独立的苗种基因优选区域库。亲蟹传承家族链。这样的三无品质苗种,一但发生苗种基因缺陷,整个蟹农养殖风险,生物大闸蟹苗种安全保障,将是灾难性的。

  为了谋取苗种暴利,欺诈养殖户,苗种表演系以老X民为代表,总是宣称为母本规格大,白籽和蟹苗的成本大,价格高。实际上,因为大亲本蟹苗是每年一选种,品种退化,病化,近亲繁殖和南北苗系杂化严重,基因不纯,遗传稳定性差,大亲本蟹苗的品质总体产量不好、不稳,今年在高淳,当涂,安丰周边,灶里等地造成的影响已经明显。①他们抓住很多蟹农,本身基本教育基础不足,对大闸蟹良种知识认知的不足,缺失,疯狂地大力进行洗脑炒作。利用户外广告,电脑网络,微信公众号,全方位假宣宣传,兼承谎言讲10次就是真理,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②他们建立市场高回扣拥金,利用各地头脑灵活的养殖户建立传销苗种制,暴利共享,各地的无良的蟹苗经纪人商贩跟风,在大回扣的刺激下,发挥了充分的推广力度,勾联行业所谓名人,专家集体占台背书,集体分赃。 ③表演系们善于捆绑联合饲料厂家、蟹药企业,形成利益链,掩饰自身规模小,实力差先天缺陷,包装成高大上的神话。勾达饲料、蟹药企业共同宣传,欺骗初入行蟹农,亏损养殖户还以为大亲本蟹苗公司实力超天的假象他们的苗种连环套,正把大闸蟹养殖行业,一步一步带入罪恶的泥潭。

  第三,电商网络卖蟹--蟹卡的骗局,正把大闸蟹这个行业玩死在路上。

  如今,养蟹的,不如贩蟹的,贩蟹的,不如卖蟹的,卖蟹的不如卖蟹卡的,一只蟹没卖,却能净赚20万--几百万。

  中国饮食文化的传承,现今大闸蟹成为了秋季最奢侈的网红食品以及季节性送礼佳品。 江浙地区,自古以来,在文人墨客眼中,秋來食蟹就是一件风流雅事。苏门四学士中的张耒曾写过“筐实黄金重,螫肥白玉香”来赞螯肥肉香的大闸蟹。明代大才子唐伯虎也曾画过《醉蟹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馆。曹雪芹的《红楼梦》里,大观园里吃蟹,群芳们更是用菊花诗引来螃蟹咏,连贾母也赞这安排极好,地地道道的大闸蟹文化节,看看今天的各地所谓大闸蟹文化节,除了弄几只大闸蟹吹牛逼自嗨,文化之韵全无,文盲成群自夸,骗局到是设置巧妙。 自从有了电商平,网络卖蟹,骗子们的春天就来了,这年头,卖蟹卡,在专业券商的操作下,大闸蟹的销售开始“证券化”“金融化”"电子卡化″,甚至传销化,而且没有专责部门审核,报备,你想怎么玩多行,没有监督,真正的空手套白狼,无本灵卖,诈骗成本为零。我曾经说过:卖蟹卡的,可以说是最安全的诈骗犯,最保险的无本买卖。

  这些打着养蟹,卖蟹旗号的网商,店商,卡户们,往往私下会以高比例的分成方式,联合各地数家养蟹,贩蟹的精明老板们,联名印发大闸蟹礼券,蟹卡,通过线上,线下预售,而礼券卡的票面金额往往是实际交易价格的三到五倍,在满足人们送礼的虚荣心的同时,获得暴利。

  卡商们的大闸蟹礼券卡,预售的售价不菲。然后,在大闸蟹开捕季节来临之前,他们开始采用线上,线下各种宣传造势,将这些礼券卡以各种方式售卖出去,例如,有雇用人员卖给企业单位作为员工福利,有与高级酒店合作推销的,路子就如当年的月饼卡,只不过月饼变成了大闸蟹。这时,即使大闸蟹还没开捕,市面上并未流通一只真正的螃蟹,但是,卖空蟹,已经让他们赚的盆盃满满了。真正的养蟹人,接下来将被这群骗子们推到了万劫不复的亏损之渊...



条评论
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热门文章 日榜 | 周榜

在线
客服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8:00-24:00

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

客服
热线

18307006112(丹丹)
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18307006117(蒙蒙)
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18479400699(佳佳)
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顶部